关于非洲猪瘟,这篇文章可能会得罪那些达官显贵

关于

非洲猪瘟

—无语 —

达官显贵

这文章可能会得罪那些达官显贵

但是我不怕

自2018年8月非洲猪瘟在我国爆发,这一无药可救、无苗可防的恶疾横行肆虐,养猪业面临着生死存亡考验。经过9个多月的非洲猪瘟疫情折磨,养猪人身心俱疲。

9个多月的非洲猪瘟,有几个现象,让我们觉得很奇怪:

1:卖药的不卖药了,去卖进口消毒剂了;

2:卖抗生素的企业出来讲怎样防控非洲猪瘟,而卖疫苗的集体失声;

3:很多代理商拼命卖消毒剂,一个月一个代理商卖几十吨消毒剂,结果猪死得一塌糊涂;

4:厂家都讲他的产品可以提高猪体免疫力,但是很多人连猪体免疫系统70-80%在哪里都不知道;

5:高温制粒颗粒料有效防控非洲猪瘟,结果很多用颗粒料的大型猪场死得一塌糊涂;

6:极个别地方政府和行业组织,不是对环保一刀切,就是开始对非洲猪瘟一刀切了;

7:各种专家、各种论坛、各种讲座、各种防控,但非瘟还是蔓延到了全国。

关于非洲猪瘟:

是如何传入我国的?到现在也没有查明。

传染源到底在哪里?传播途径到底是什么?到现在也没有查明。

我们姑且理解为是“天灾”吧,除此之外,也没有别的办法。

“天灾”使非洲猪瘟传入我国,但是为什么能够快速在我国蔓延开来,还漂流到了隔海相望的海南,我觉得应该是有“人祸”的因素在里面吧。

记得三十年前,以使用β-兴奋剂的一大批企业,在当时不违规的情况下,快速一夜暴富,后来销声匿迹。

后来,以高铜、锰、铁、锌和包裹着大量抗生素的膨化小猪料喂到出栏的理念,又席卷全国。因为大量使用药物,猪不拉稀,深受喜欢。

谁曾想到,现在,国家终于出手了,从减抗——限抗——禁抗,2020年,饲料端将会全面禁止使用抗生素。(但是也不一定,因为有些企业会寻找达官显贵,尽可能的把禁抗的法令推后。)

数年前,大家都在纷纷讨论滥用抗生素带来的危害,会造成新的强耐药性的细菌或病毒。不信你想想看,这些年,一旦猪发病,就很难治疗,猪病越来越复杂,用药的剂量只能不断加大,再加大。甚至病猪一生吃的药和抗生素比玉米、豆粕还多。

面对国家的禁抗政策,最感到恐慌的是什么企业?应该是那些包裹着抗生素的颗粒饲料,现在猪拉稀不正常,禁抗后,猪不拉稀,才是不正常。因为没有饲料里没有药物。

话说回非洲猪瘟,现在最热闹的应该是全价料和预混料的斗争了,到底谁安全?彼此争斗不息。

大家应该知道的,全价料企业的数量比预混料企业的数量多,这场全价料和预混料的斗争,以高温制粒为主要阵地,85℃3分钟、5分钟、10分钟等等,众多的全价料企业,好像只有那么十几家大声疾呼,高喊高温制粒是防控非瘟的最后一道屏障。

他们说当前活下来比降低成本更重要,由此可见,预混料确实比全价料的养殖成本便宜很多,养殖户可以获取更大的养殖效益。

我想,那些在非瘟中高声呐喊的人和企业,就是看到了2020年禁抗的大政策,他们应该是在布局2020年以后,因为现在已经开始出现了严重掉量的现象,所以开始高声呐喊,保住销量,保住利润。他们把原本属于养殖户的那部分利润给压榨出来。

我本不想介入这场争斗,但是事关养殖户的利益,我不想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合理利润被压榨,自己的辛辛苦养了一年猪,却在给那些人打工,自己得到一点点可怜的辛苦费。因为,养猪是我的事业。

就非洲猪瘟来说:其实,饲料都是安全的。如果说:高温制粒更安全,那出厂后的任何一个环节都可能染上非瘟病毒,所以,就饲料本身来说,预混饲料和全价料都是安全的。

根据农业农村部的官方消息:在已查明传播途径的数百起起非洲猪瘟病情中,无一起是有饲料引发的。主要传播途径有三种,运猪车,人员,和喂未煮熟的泔水饲喂。这跟欧盟的总结一致。饲料没有导致猪感染非洲猪瘟病毒,商业化饲料本身是安全的,全价颗粒料和预混自配料都是安全的。

就非洲猪瘟来说:猪场的重点应该放在养殖人员的生物安全执行上,认真的,全面的执行。因为一只鸟,一只老鼠,都可能把非瘟病毒带过来。

来源:循环农业首席技术官

内容版权声明:除非注明,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。

转载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daneer.cn